2016年6月12日 星期日

升高的痛苦指數

■失業讓所得無著,通膨讓收入縮水,兩者都是令人不安,甚至痛苦的指標,合計失業率與通膨率的痛苦指數,經常作為各國政策調控的參考指標。
■各國情勢不同,痛苦指數高低也有不小的差異,1990年代初期,美歐普遍力求痛苦指數低於10,而我國政府當時則以追求低於5為努力的目標。
台灣最近處境不太好,除了電力吃緊,失業升高,開年以來各類物價更頻創紀錄,以痛苦指數(misery index)而言,我們今年1~4月已升至5.67,為近四年最高,若下半年颱風多來幾個,痛苦指數恐怕還要更上層樓。
痛苦指數是由經濟學家歐肯(Arthur Okun)所提出,係通膨率與失業率之和,但真正將其發揚光大的是美國總統雷根,雷根於1980年問鼎白宮時經常講一句話:「你們過的生活比四年前好嗎?」
 國人今年比較痛苦
是否比四年前過得好,本來很抽象,但雷根以痛苦指數將民眾的苦悶、失望呈現出來,1980年美國通膨率13.5%,失業率7.1%,合計痛苦指數高達20.6,比四年前高出許多。隨著雷根勝選,痛苦指數聲名遠播,不僅見諸經濟學課本,各國競選場合中經常風聞其名。
台灣過去失業率很穩定的年代,痛苦指數的高低就看通膨率(消費者物價漲幅)的變化,通膨率高則痛苦指數高,通膨率低則痛苦指數低,雷根參選那一年(1980),正逢二次石油危機,物價大漲,台灣的痛苦指數因此也被推升至20.3的罕見高峰。
隨後,1980年代後期台灣的痛苦指數降至3.0上下,1990年代前期颱風較多,又將痛苦指數推升至5.0,後期受惠於新經濟,油價跌至每桶10美元,痛苦指數降至4.0左右,相較今日,那確實是一個美好的年代。
2000年以來,台灣告別低失業年代,在失業與通膨交互影響下,十多年來痛苦指數約落在3.5~7.7之間,以金融海嘯、歐債危機期間較高,隨後逐年下滑,詎料今年以來非僅失業率上揚,物價也因風不調、雨不順而大漲,痛苦指數因此升至5.67,創下近四年新高,顯示今年以來國人的確比較痛苦。
有人經常會問,失業率一個百分點與通膨率一個百分點,意義一樣嗎?若不一樣,怎麼可以相加?這樣加出來有意義嗎?這確實是不少人的疑問,要解答此一問題,要先了解經濟學上非常有名的菲利浦曲線(Phillips curve)。
菲利浦曲線係以通膨率、失業率為兩軸所畫出的曲線,揭示一國通膨率與失業率的穩定抵換關係,也就是說,若要維持低失業,就得面對高通膨;若要降低通膨,就得忍受高失業。然而,兩次石油危機打亂了此一法則,各國普遍出現通膨與失業同步上揚的停滯性通膨(stagflation)。可以這麼說,停滯性通膨在幾何意義上是菲利浦曲線右移,在算術意義上則是痛苦指數升高,由此可知,痛苦指數也並非全然沒有理論基礎。
 民生苦悶仍宜留意
當然,我們不能因為今年以來痛苦指數升高就說台灣已陷入停滯性通膨,但這項指數的升高確實可以反映民眾的苦悶是增加的,試想外食、蔬果頻頻上漲,失業家庭愈來愈多,這個社會能不痛苦嗎?雖然景氣上月已脫離藍燈,經濟略見曙光,但痛苦指數升高所反映的民生苦悶仍宜留意,尤其時序已進入畢業尋職季與颱風季,這是推升痛苦指數的兩大風險,內閣得多加小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