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7月6日 星期三

降息衝擊退休族生計


如同外界所預期的,央行總裁彭淮南在召開理監事會議之後,再度作出降息的決定,儘管這次降息幅度只有半碼,未如外界先前所預期的1碼之多,但對此金融圈一致解讀,這代表9月還會有「下一次」。
 此時降息對提振景氣的成效雖然有限,但仍難以避免成為一道「必走之路」,畢竟以目前台幣的匯價,以及全球主要經濟體競採寬鬆貨幣的態勢來看,即使央行不降息,也將面臨台幣升值,衝擊出口的另類考驗。
 只是,在衝擊面要如何因應呢?首當其衝的,恐怕就是退休族群。通常,在銀行的財富管理部門的投資光譜上,退休人口若要理財,絕對是走最保守的路線,一般以買「類定存」保單居多,再不然,就是乖乖的不投資任何股票、基金,把錢留在銀行定存,免得誤觸國內外的地雷,弄得血本無歸。
 現在,這些退休族群,在央行降息效應之下,不僅存款利息直線縮水,即使是買所謂的「類定存」保單的投資者,壽險公司也擔心無法負荷,勢必調降宣告利率,導致投資者的配息收益縮水,當銀行、保險的利息收入之路都走不通時,對於依賴利息收入為生的這類老年人口,他們的退休金所得替代率不僅下滑,政府為退休人口所建構的社會安全網,也因而亮起了紅燈。
 而今,新政府在年金政策,以及銀髮產業政策,都力圖有新作為,值此之際,應該加快腳步進行,舉例來說,像是長照政策,政府希望能有固定的財源支應,包括調高營業稅、遺贈稅等,並非不可行,只要能提出配套措施,釐平相關衝擊即可,畢竟若以相較於其他主要國家的稅率來看,這兩種稅負,的確有調高的空間,但不能因為找不到財源,或者明明發現了可行的財源,但一碰到反彈的聲音就退縮,如此一來,恐怕會一事無成,也會讓步入高齡化社會的台灣,陷入更大的危機。
 當步入高齡化社會之際又適逢少子化,台灣人未來在退休之後或許只能夠「自己養自己」,如何在退休後仍能有尊嚴、安全的生活,這也考驗政府的政策規劃力及執行魄力,至少在當下,全球寬鬆貨幣政策不知延續到何時,衝擊退休人口的退休金存款利息收入,已是政府當前必須面對的課題,不僅考驗新政府的智慧,也將左右人民對新政府的信心。